泵閥企業 | 泵閥產品 | 泵閥商機 | 泵閥會展 | 泵閥資訊
您好,歡迎來到泵閥網! 請登錄免費注冊加入
經濟學家馬曉河:中國制造由大到強仍有困惑
http://www.hvbmpr.live 2016-11-29 08:36:15 中國泵閥網
泵閥網】訊

  “對中國過去三十多年的制造發展要客觀認識,現在一講中國制造就是污染、低端制造、過剩。我以為中國制造業發展也是經歷一個過程。”原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著名經濟學家馬曉河認為,在過去三十年里,中國制造業主要完成了由小變大的演變,它為中國經濟發展作出了極大貢獻。沒有制造業的由小到大,中國經濟就不會有今天的規模。

  由小到大

  從1978年到現在,中國制造為中國GDP的貢獻一直在32%左右,幾乎三分之一。制造業發展快,GDP呈現的上升快,制造業發展慢,GDP上升就會放緩,兩者關聯度非常高。

  而通過三十多年的發展,中國制造業呈現出幾大特點,首先是大國制造規模,中國制造占世界制造的五分之一,在世界的制成品有五百多種,中國制造有220多種是世界第一。其次,結構轉換有階段性,中國制造從勞動密集型向重化工型再向資本密集、技術密集型轉化,遵循了產業結構演變規律。“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最成功的經驗,就是利用市場經濟,讓中國制造遵循產業演進規律,按照先發展輕型化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再發展重化工業,爾后由向高加工度和資本技術密集型產業發展,期間雖然有各級政府的干預,但總體上沒有強制改變制造業結構演變方向。”馬曉河稱。

  在歷史長河中,技術進步呈現的特點為漸進式。中國制造起初首先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集成創新,然后再從跟蹤仿制創新到后來的自主創新。但制造業現在有很多是原始自主創新。

  中國制造過去是價廉質低,現在品牌形象開始改變,很多品牌在世界上都很有名。如汪峰在去年向章子怡求婚的無人機,為深圳大疆制造,它占世界民用小型無人機市場70%。包括中國智能手機,去年生產了18.1億部。“曾經有一個外國品牌手機公司老總和我說,在中國上怕華為,下怕小米。還有聯想、海爾、比亞迪、中興等一批企業都在國際市場中逐漸成長起來。”馬曉河認為,中國制造的最后一個特點是多元化。中國制造在78年時,只有1470多億增加值,國有企業占76%,到2014年中國制造里國有企業貢獻增加值只占24%,不到1/4,民營企業和其他企業加一塊貢獻了76%。中國制造做大不是單靠一種所有制做起來的,而是靠多元化做起來的。

  由大變強

  也就是說過去30多年,中國實現了制造業做大的目標,把中國經濟從低收入推向了中高收入階段。下一步要實現中國夢,經濟發展由中上等收入階段邁向發達的高收入階段。那么,在這一夢想實現的路上,亟需中國制造業由大變強。因為,強大的制造業才能支撐中國崛起。中國制造2025也提出,中國制造由大變強三步走戰略。

  對于有大變強的內涵,馬曉河認為,首先有健全的產業體系,其次有優化的結構,同時要有良好的質量效益和可持續發展能力。

  因為,產業門類齊全,有完整的產業供應鏈,對制造業發展有支撐力。而制造業結構中基礎產業和裝備制造業水平高時,有一批跨國企業就會增加國際分工地位和市場競爭力。在這些前提中,當然要有良好的質量效益,有一批國際品牌,產品質量好,勞動生產率比較高,產品附加值高。自主創新能力強,綠色低碳發展水平高,那么會使得制造業發展與環境和諧。

  “要完成中國制造三個十年目標,第一個十年到2025年,制造業綜合指數達到德國、日本發達國家當年實現工業化時的綜合水平,第二個十年超過德國和日本,第三個十年趕上美國。”馬曉河認為,要實現三個目標,還面臨很多難題。過去三十多年,充分利用了體制優勢,將中國制造由小變大。但眼下,利用原有體制做優做強有許多難題要解決,如落后產能再淘汰、中國的綜合成本在上升、社會創新嚴重不足、實體經濟制度交易成本高,營商環境差。

  難題待解

  傳統制造業改造緩慢,新興制造業還在破土成長,新舊產業不能有效接續。幾乎是中國制造目前的真是寫照。

  在這些表象下涌動的是,勞動、土地、資源、環境等成本提高快于其他國家。該領域有個明顯額案例,浙江慈溪一位老板在浙江和美國分別開辦了一個化纖廠,對兩邊運營成本進行了比較,結論是在中國辦廠大部分成本比美國要高,只有折舊和廠房成本比美國低。

  在中國的制造界,關于產能過剩的說法稱,有三個特點,跟世界其他國家不一樣,第一絕對過剩大于相對過剩,第二,產能過剩是由各級地方政府和市場雙重力量作用導致的結果。過去30多年里,各級政府大辦產業園區,引導資本過度進入中低端產業領域,造成的產能過剩。服裝、家電、家居、水泥、鋼鐵、電解鋁、平板玻璃等長出一大批企業,形成巨量的過剩產能。第三,我國的產能過剩正在像傳染病一樣,從過去的中低端產業向中高端產業蔓延。原來是服裝、家電、玩具、水泥、鋼鐵、電解鋁、平板玻璃過剩,后來是風能、光能過剩,現在是手機、電腦過剩,下一步還會傳染到無人機、機器人,因為現在全國有二十幾個省市都把無人機和機器人作為新興支柱產業。但很少有人考慮市場需求。所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僅僅是要考慮增加新供給,而且要創造條件增加新需求。

  而制造領域呈現的另一種表象為,創新嚴重不足。創新與強大是一個遞進式,社會缺乏創新力,做強做優將無從談起。眾所周知,一個社會創新有兩種創新,一是集中創新,另一是分散創新。集中創新,是國家利用從上到下的公共資源配置優勢,集中財力、物力、人力,大力推進創新。

  在中國的制造界,關于產能過剩的說法稱,有三個特點,跟世界其他國家不一樣,第一絕對過剩大于相對過剩,第二,產能過剩是由各級地方政府和市場雙重力量作用導致的結果。過去30多年里,各級政府大辦產業園區,引導資本過度進入中低端產業領域,造成的產能過剩。服裝、家電、家居、水泥、鋼鐵、電解鋁、平板玻璃等長出一大批企業,形成巨量的過剩產能。第三,我國的產能過剩正在像傳染病一樣,從過去的中低端產業向中高端產業蔓延。原來是服裝、家電、玩具、水泥、鋼鐵、電解鋁、平板玻璃過剩,后來是風能、光能過剩,現在是手機、電腦過剩,下一步還會傳染到無人機、機器人,因為現在全國有二十幾個省市都把無人機和機器人作為新興支柱產業。但很少有人考慮市場需求。所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僅僅是要考慮增加新供給,而且要創造條件增加新需求。“但是,完全依賴集中創新,難以讓中國產業實現整體性升級和結構轉型。”馬曉河認為,一個國家的制造業結構整體轉型和升級,主要靠的是大眾創新,萬眾創業,主要靠的是社會民間的創新,靠市場競爭。集中創新與社會創新需要條件是有區別的。社會分散式創新是要靠人人發揮積極性創造性,要靠各個企業的積極性和創造性。社會分散創新需要三個基本條件,第一,市場主體創新需要充分的市場自由,市場自由需要少有審批和限制。第二,市場主體需要公平的競爭空間,公平的競爭空間需要少有買方和賣方壟斷。第三,創新者需要來自不同社會背景的人的機會均等,這又需要消除身份歧視。要具備這三個基礎條件必須加快體制機制改革。

  關于創新不足,馬曉河認為,主要是體制機制改革沒到位,大多數制造業又只習慣跟在別人后面搞仿制,沒有能力和動力搞自主創新。

  在創新和制造方面,有一個形象的說法,“美國創造一個產業,德國、日本把這個產業做精,韓國、臺灣(地區)把這個產業做爛,中國把這個產業做死(產能過剩)。據國際機構評估報告,中國制造業在創新上有四個短板,第一,創新生態短板,在政治環境、監管環境、商業環境、易于獲得信貸、產學合作等方面,在世界上排名比較落后。第二,創新國際影響力短板,在知識產權方面還是比較落后的。第三,高等教育短板。第四,基礎設施短板,這四個短板是影響科技進步的制約因素。

  體制改革

  中國制造2025提出一個主要目標就是實現智能制造,而智能制造里面一個核心指標是每萬名工人擁有工業機器人的數量,2013年全世界的各大經濟體,每萬名制造業機器人擁有量中韓國第一,為142臺,美國152臺,中國14臺,2015年中國是36臺。

  但目前制造領域稅費高、勞動工資高、利息高、房租高、審批門檻高,企業缺乏積極性。2015年、2016年,世界銀行連續兩年對世界189個國家的營商環境調查,發現在中國開辦一家企業需要的時間和手續在世界上排在130多位,在中國開辦一家企業平均需要11道手續和31.5天時間,發達國家需要5道手續和9天時間。民營企業新建項目需要90項行政審批事項。

  要想實現由大變強,或許首先要調節審批機制,去除無效供給,如優化審批事項。此外,改造傳統供給,“中國的傳統產品供給并不是說沒有市場。現在一方我國有40%以上的中低收入階層,他們沒錢消費,第二有點錢還不敢消費,眼看著手機、電腦、彩電等想買買不起。因為他們的后顧之憂沒有解決,所以要培育消費主體。”馬曉河認為,應該抓緊培育新供給,形成新動力。其中,促進新一代信息技術、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電力裝備、農機裝備、新材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材等領域的發展,為其創造良好的制度和市場環境。

  而如果要實現上述改變,就要加快體制改革。馬曉河認為,政府不要直接干預市場。體制改革中,首先是降低企業的制度交易成本。此外,減少買方賣方壟斷,為不同所有制企業創造公平競爭空間。

  第三,是減稅降費。“假定一個社會從買方和賣方征收一定的稅是必要合理的,因為社會要運行,要穩定安全。如果超過這個邊界,再從社會征稅,那就是對生產者和消費者福利的一種侵蝕。”馬曉河稱,社會稅收過重,會使企業發展成本和消費者成本提高,所以減稅減費可以增加社會福利。假定要維持社會正常運行,需要征200億的稅收。但是,現在政府要額外多收了一百億稅收,變成了300億的稅收,帶來什么結果?超收的100億,對生產者和消費者福利是一種減少。因為征100億稅需要征收成本,比如征100億稅需要10個億的成本,同時要花掉這100億,也要十個億的支出成本,收和支20億的成本只能由社會來承擔,因為政府不創造利潤。假定超收的部分仍通過轉移支付用于社會福利,這時社會僅僅承擔了收支成本,如果超收的部分沒有用在社會福利方面,社會就損失了100億的稅收加收支成本。

  調整國民收入分配結構,為制造業開拓市場消費空間,或許也是改革的重點,消費者沒有了后顧之憂、手中有了錢才可以盤活消費。消費必然促進制造業的繁榮。

文章關鍵字:

在線
客服

在線客服服務時間:8:00-17:00

客服
熱線

024-83959308
網站服務熱線

生意
名片

微營銷
擁有自己的手機名片

鱼虾鲎闯关